相关文章

无锡q345b方管--坚信中国钢铁需求不会衰退

铁矿石价格在5日首次跌破每吨60美元后,至今仍维持在6年来的低点。10日,62%品位铁矿石的普氏价格指数为58.75美元。至此,铁矿石价格在2014年跌了一半的基础上,今年再度下滑近18%。

就在这大宗商品寒风瑟瑟的当口,全球铁矿石巨头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Ltd.)和力拓(Rio Tinto PLC)纷纷表示,相信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不会衰退。在《华尔街日报》11日的报道中,必和必拓的铁矿石业务总裁威尔逊(Jimmy Wilson)表示,最近几个月中国制造业对炼钢原材料铁矿石的需求一直高于必和必拓的预期,中国已经降温的房地产市场也可能会回暖。

另外,对于尚无定论的中国粗钢峰值来临时间,上述两家铁矿石巨头更是持较为乐观的态度。力拓铁矿石业务主管哈丁(Andrew Harding)10日在澳大利亚的一场会议上称,中国的钢铁产量以每年略高于1%的速度增长,粗钢产量在2030年左右才能达到10亿吨这个预期峰值。威尔逊也发表类似言论,称中国的粗钢产量将在2020年代中期达到10亿至11亿吨的峰值,并在2030年进入平稳期。

多名中国钢铁行业的分析师向澎湃新闻表示基本认同必和必拓和力拓对中国粗钢产量峰值问题的观点。分析师刘新伟就对澎湃新闻说,“这个观点没有太大问题,目前中国的粗钢产量还没有达到峰值,对铁矿石的需求不至于进入衰退阶段”。

普氏能源资讯11日发布的调查报告也显示,3月份中国钢铁情绪指数CSSI(该指数越高,表示市场对中国钢铁预期越好)环比大幅回升63.4点至72.2点(最高为100点),创近11个月新高。

上述调查报告认为中国钢市前景即将改善。然而,怎么看待和全球铁矿石需求息息相关的中国钢铁的前景?业内分歧显然已经摆在那里。

不同于前述的乐观,现实中,中国钢铁行业还是“哀嚎遍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此前表示,源于中国钢铁行业利润率不到1%,预计更多钢企破产,2015年中国粗钢产量将下跌,预计为8.14亿吨。2014年的8.23亿吨则被认为是中国钢铁产量的峰值。

投行瑞银(UBS)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不谋而合,把对未来5年中国钢铁产量复合年增长率的预期由1.4%削减至0%。

悲观情绪之所以持续蔓延,和中国需求迟迟不见复苏、供过于求关系未发生改变有关。这些,已经成为中国钢铁行业低迷的“常态原因”。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设定在7%左右。这一经济增长速率是中国自199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国家统计局11日发布的数据也显示,中国房地产——这一钢铁第一大需求行业离“回暖”距离尚远。1-2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8786亿元,增速降至10.4%,比去年全年回落0.1个百分点。

在中国包括铁矿石在内的多种需求尚不明朗的情况下,一味相信春天不再遥远的铁矿石巨头们却依然任性,投入数十亿美元扩大产能,希望进一步打压高成本竞争对手,扩大自身的市场份额。澳新银行(ANZ)预计2015年铁矿石产量过剩将达到8500万吨。

除了这些“常态原因”,中国新环保法这一把刚出鞘的利剑,也正在发挥威力。1日,中国山东临沂地区的高炉企业接到市环保局通知,所有高炉企业被紧急关停,其中就包括钢企,至今还未恢复投产。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临沂领导被环保部约谈,之后就出现了企业关停这件事情”。在不少依靠高能耗产能发展经济的省份,面对GPD与环保之间的两难选择,官员的态度已经开始发生转变。

摩根士丹利的一名高管前几日对澎湃新闻分析,最近中国公众对环保的新一轮关注,以及临沂关产能,是最近这波铁矿石下跌的主要因素,“本来矿商都开始转乐观了”。对于转乐观的原因,该名高管表示,“基本跌到位了,钢铁产量也不会下来多少,需求平稳;价格的持续低迷也使得海外非主流矿关闭”。

不过,中国环保的新高度,能否对中国钢铁及铁矿石供应产生非暂时性影响,尚需拭目以待。刘新伟对澎湃新闻说,“这还要看停产关闭的力度”。